追蹤
撒但,退去吧
關於部落格
「小子們哪,你們是屬 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那在你們裏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翰壹書 4 章 4 節
  • 795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8 豬在客廳裡 釋放職事者的呼召

豬在客廳裡
法蘭克哈蒙夫婦(Frank & Ida Mae Hammond)/著
18 釋放職事者的呼召

  「你是怎麼樣進入釋放事工的?」常常有人問我這個問題。它當然不是我個人所渴望和尋求的服事。我時常告訴人們說:「我是被硬拖下水的。」神並沒有呼召我踏 入這一面的服事,祂是把我硬拖進去的。在馬太福音九章 38 節裡,耶穌告訴跟從祂的人說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直譯就是說祂會「推」或「強迫」工人出去。那正是我經歷我的「呼召」的方法。神並沒有問 我ーー祂祇是告訴我!

  知道耶穌「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是一個震撼人的發現。當我經歷到聖靈的洗時,我發現當十二使徒歸回天家後或聖經的正典完成時,神蹟並沒有結束。神 蹟是為今天而行的。我去參加凱撒琳‧胡曼(Kathryn Kuhlman)的聚會,在那個崇拜裡目擊了許多醫治的神蹟。我的信心被復甦了,我開始想起需要醫治的朋友們。

  我對一位牧師同儕佛瑞德的負擔最重。比起任何其他我可以想到的人來,我更希望看見他得到醫治。十六年來,他不斷地忍受著頭痛的痛苦,這是因為某次嚴重的頭 部受傷所造成的;醫師們都束手無策,他們建議作探查腦部的手術,但是佛瑞德不同意動這樣危險而且希望極微的手術。由於頭痛,使他不能入眠,而他的精神快要 崩潰了。他不能研讀和為他的講道作充份的準備,不斷的疼痛使得他脾氣暴躁和易怒;他的家庭鎮日在沈重的緊張、壓力之下,孩子們也不可以發生任何的噪音來。 似乎每件事都隨著佛瑞德的不幸而天翻地覆。

  我告訴佛瑞德我將為他禱告,直到我看見他得醫治為止。有一個禮拜的時間,我每天花時間為他禱告。然後有一天早上當我在禱告時,主告訴我佛瑞德的問題是由於 邪靈在作祟的緣故。我真地聽見了神的聲音嗎?我怎樣和我朋友分享這一個啟示呢?他會怎麼想呢?畢竟我對邪靈又知道多少呢?我曾在幾次聚會裡聽到一些有關牠 們的談論,但是我從未讀過任何有關這個題目的資料。我怎麼能確定呢?我該怎麼辦呢?

  要和佛瑞德分享我的啟示之感動一直盤旋在我心頭;它愈來愈強烈。有一天當我們在一起時,我小心翼翼地探討到這主題。「佛瑞德,我答應要為你禱告,直到神醫 治了你為止。」我提醒道。「我每天都在為你禱告。前天主告訴了我你的問題是什麼。」我停下來等待著佛瑞德的反應。不錯,我引起了他的注意力。他說道:「好 阿,讚美主,主告訴你什麼呢?」我說了出來,就我所知地小心翼翼地選擇我的措辭。「佛瑞德,我不知道你會怎麼想,但是主告訴我說你的頭痛是邪靈造成的。」 我屏著氣息地看著他臉上的反應。我不知道有關邪靈的事,佛瑞德知道的比我還多。他一跨步跳過來,叫道(甚至看起來好像驚喜若狂的樣子):「好阿,讚美主! 聖經上不是說邪靈可以趕出來了嗎?我要你為我把牠趕出來!」

  我抗議道:「嘿,等一等,我對趕鬼的事一竅不通,但是我想我可以找到某個有經驗的人。給我幾天時間看誰能為你趕鬼的事禱告。一旦我找到人,我會立刻通知你的。」

  我就去禱告求神帶領我到一位釋放職事著。主說:「你來作。」因此我又再禱告。我小心地向主解釋我是多麼地不夠資恪。比起摩西在燒著的荊棘裡就為什麼他不能領他的百姓出埃及找藉口來,我一定說得更槽糕。主不讓我有其它的藉口,我必須要執行釋放。

  許多的想法開始在我的腦子裡翻騰。如果我對邪靈作了一次正面的攻擊,我會發生什麼事呢?牠們會不會把我當成肉靶子呢?我一定會有麻煩的,我愈想愈心驚!

  一個星期之後,我再和佛瑞德談話。我告訴他我禱告的結果。我就是那位要幫助他的人,這似乎聽起來很不合理,但是他願意樂觀其成。我們同意彼此再禱告一個禮拜,並研讀聖經,想多明瞭聖經是怎麼教導這個主題的。然後我們和我們的妻子們聚集在一起,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我們要嘗試作釋放事工的這一天到了。佛瑞德和他的妻子要來我們家一起吃晚餐,然後我們會到教堂去參加禱告會或無論是什麼的聚會。我相當高興這一天我們都很 忙。我們需要離城出公差,大約在佛瑞德和他的妻子來以前的兩個小時我們才趕到家。在我家門口的階梯上有一本小冊子,用一塊石頭壓著。一位朋友經過城裡,見 我不在家,就留下這本小冊子給我。當我讀到書名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ーー「趕鬼入門」(An Introduction to Expelling Demons),作者是德瑞克‧普林斯(Derek Prince)。我的朋友並不知道將要面臨的服事。時間恰恰好。一定是神差派他來的!

  我在短短的幾分鐘內狠吞虎嚥地讀完小冊子的內容。它非常地實際並塞滿了大有助益的資料。當邪靈出來時,我們可以期待會有某種的顯現方式。至少我覺得對整件事比較有信心了。當佛瑞德抵達時,我讓他和他的妻子在我們嘗試這項事工前先讀完這本小書。

  在我們向邪靈挑戰之前,我們先花了些時間禱告。我當時一直在想著祇有一個邪靈在他裡面,這是我僅有的瞭解。當我建議我們開始呼叫邪靈時,佛瑞德仍然跪著。 內人和我按手在他的頭上,然後我們一起說道:「奉耶穌的名,我吩咐邪靈從他裡面出來。」我講完這個命令而且我的妻子重複訴說後,我們等著看會發生什麼事。 最後我問道:「佛瑞德,你感覺到什麼嗎?你以為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嗎?」佛瑞德否定地搖著他的頭,他役有任何感覺。我們經過短短的商量後,決定再試一次。

  我們又再吩咐了幾次。佛瑞德怎麼樣了呢?他的臉扭曲著!他試圖要說話,可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好像透不過氣來似的。現在沒有時間鬆手了。我們繼續吩咐邪 靈是從他裡面出來。佛瑞德開始激烈地咳嗽起來。這種情形大約持續了一分鐘。然後他猛然地向旁邊跌倒在地上,動也不動地躺在那裡。我詢問道:「牠出來了嗎? 佛瑞德。」他低喃道:「我想是的。」他幾乎說不出話來了。他解釋道:「我軟弱得站不起來了。」我們為佛瑞德禱告,並謝謝神釋放了他。佛瑞德至少在五分鐘以 後才能站起來。

  佛瑞德的妻子一直坐著禱告。現在我聽見她輕輕地在唱著詩歌。我聽出是一首熟悉的讚美詩……「奇異恩典」。我想要加入她,而當我注意聽她唱的歌詞時,我才知 道她是在用方言唱詩。幾個星期以前,我為她得到聖靈的洗禱告,而她只能用方言說一句短短的話語。現在她帶著完全自由在唱詩。我們四個人都滿心喜樂。

  一個禮拜以後,當我再看見佛瑞德時。我熱切希望知道他的頭痛是否痊癒了。我深信他會告訴我說全好了。佛瑞德開始說道:「法蘭克,我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是我的頭痛還在。它一點也沒有變好。」失望的感覺淹沒了我。怎麼可能一個這麼戲劇化的事工,但卻是沒有功效的呢?我們兩個人都很困惑。

  佛瑞德告訴我他已經接受另一州某個教會牧會的呼召。他很快地要搬走了。那是我們再看到他的前六個月。我們去旅行,離他事奉的新地點很近,因此我們多開幾哩 路去探望他並在那裡停留了一個晚上。當我們在那晚禱告後,我們決定應該再來幫助佛瑞德。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們知道了更多有關邪靈的事。他們可能不只一 個。也許我們沒有抓到造成頭痛的那一個鬼。我們要更執著些。

  當我們圍著佛瑞德時,我們讓他坐在一張椅子上。他非常地合作。只要能有一線希望能脫離毀滅他的疼痛,他什麼都肯配合。此時,我們並不知道如何看出不同類型 的邪靈,而且從未領受任何分辨邪靈的能力。因此我們發佈了一個一般的命令,吩咐無論在他裡面的是什麼鬼統統都出來。每次我們吩咐,佛瑞德就會咳上一段時 間。他覺得喉頭有股壓力,要藉著咳嗽才會舒暢。這種情形大概發生了六次。我質問道:「你的頭痛消失了嗎?佛瑞德解釋道:「不,它比以前更痛了。」我們當場 就知道有某個東西仍然在佛瑞德的裡面。我想起曾聽過論到釋放的一卷錄音帶,其中說到一位牧師吩咐邪靈報上名來。我們決定要試試這個。

  「你叫什麼名字?」我吩咐那個確實仍在佛瑞德裡面的邪靈道:「奉耶穌的名,我吩咐你告訴我你的名字。」他的臉開始扭曲,正好像在第一次釋放時所發生的情形 一樣。我們繼續地吩咐這個東西報上名來。佛瑞德的嘴唇突出,他的嘴扭曲成一團。非常緩慢地,用一個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出了一個字ー 「痛」(p……a……i……n)

  就是這麼簡單。為什麼我們以前都想不到呢?「痛的邪靈,從佛瑞德裡面出來!」我們的話很堅持。「奉耶穌的名,從他裡面出來!」佛瑞德的妻子一定在靈裡已感 覺到會發生什麼事了。她從茶几上抓起一張報紙,把它丟在佛瑞德兩腿之間的地上。佛瑞德立刻咳起來,吐了兩大口痰在報紙上。邪靈出來了!疼痛役有了!幾乎五年已過去了,佛瑞德仍然在蒙醫治的狀況裡。神垂聽了我們的禱告!

克服害怕

  害怕使許多人對釋放事工裹足不前,又怕邪靈和怕人。我原來對邪靈的埋論是如果我不犯牠,牠也不會犯我。事實卻不是這樣的。不犯邪靈就是容許牠不受到挑戰地作工。我們沒有理由怕魔鬼和牠的群魔,因為耶穌已戰勝了牠們。約翰一書三章八節提醒我們耶穌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是要除滅魔鬼的作為。歌羅西書二章十五節顯 明透過耶穌的十字架,把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擄來,明顯給眾人看,完全地戰勝了牠們。

  為了毫無懼怕地對執政的掌權的採取行動,我們需要瞭解撒但沒有真正的能力留下了。牠是一個說謊者、騙子、纂奪者、入侵者和盜賊。耶穌已經審判了牠。(參約 翰福音 16 章 11 節)。現在是教會有責任去執行那個審判時候了。當我們帶著耶穌之名的權柄和他所流的寶血之能力興起抵擋邪靈時,邪靈別無選擇,只有投降的份。我們不需要害 怕已被奪去盔甲兵器的仇敵(參路加福音 11 章 22 節)。牠毫無抵抗的能力。基督徒唯一怕的就是「害怕」的本身。

  撒但,那個說謊者和騙子,會試圖使你以為牠會報復,牠會告訴你牠會用疾病、傷害、或某些不吉利的事情來攻擊你和你的家庭。但是你將要踐踏牠「斷沒有什麼能害你們」(路加福音 10 章 19 節)

  當我們不聽邪靈在我們耳邊低喃的謊言時,他們會用人們口裡的謊言來攻擊我們。某人不斷地問我道:「你聽說過某某博士和某某弟兄(在釋放事工裡的佼佼者)? 我聽說他們因為和邪靈打上交道,他們的服事被毀了。他們不再接到任何地方服事的邀請了。」但是我知道事實上這些神人的服事總是忙不完的。這些都是邪靈試圖 造成害怕的謊言。

  我認識幾位牧師當他們企圖開始釋放事工時,邪靈告訴他們說他們會失掉會友或會友會被嚇跑。無疑地,邪靈會使一些人被觸怒或害怕,但是當一位牧師開始保護他自己小小的國度,而不聽從基督的使命,他會得不償失的。

  「你聽說過某某牧師在為基督徒趕鬼嗎?」如果魔鬼不能用害怕的策略和謊言擊敗你時,牠會藉由他人口中的批評來擊敗你。兩位牧師在談話;第一位說道:「今天 我們一定要非常小心地提防假教訓和假師傅。嘿,你聽說過有位叫做哈蒙(Hammond)的牧師在我們這一帶為基督徒趕鬼嗎?」(第二位牧師拒絕說話的機 會,「哈蒙現在正為為我自己的羊群作釋放事工。」)「哈蒙滿腦子都是邪靈。我以為我們應該只要一心思念著耶穌就好了。」我的天哪,魔鬼一定好喜歡某人接下 去加入合唱裡。魔鬼會試圖用任何詭計來使神的百姓退出屬靈的爭戰……那樣,牠就無往不利了。

釋放職事的個人要求

  耶穌勸跟從他的人要計算一下作門徒的代價。服事主需要犧牲個人。如果一個人不願意付上代價,他永不該奉獻自己。讓我們來思考一些對釋放職事者所作的個人要求。

  1.時間:釋放是非常耗時間的。從花在一個人的時間量和一個人可能用來服事一大群人的觀點來看,這是真的。今天,釋放事工有如此的一個要求,以致獻身在這項事工裡的人很快地就會瞭解為什麼經上提到耶穌對這方面的教訓。
  • 他……進了一家,不願意人知道,卻隱藏不住。」(馬可福音 7 章 24 節)
  2.精力: 有時候釋放事工會需要長達幾小時的時間。我們的釋放隊曾無數次工作到超過半夜,而且還有其他人在等著我們。有幾次,我們曾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長達一個星 期或更長的時間,在這樣的時候,我們從神那裡領受了加添的力量。但是釋放職事者可能會發現他們像耶穌和祂的門徒們一樣在找機會休息。
  • 他就說:『你們來,同我暗暗地到曠野地方去歇一歇。』這是因為來往的人多,他們連吃飯也沒有工夫。」(馬可福音 6 章 31 節)
  3.耐性:總是有一些人不會繼續保持他們釋放的狀態。他們的學習力遲鈍,必須諄諄教誨和一再地予以鼓勵。我們常受到寧可把時間花在其他表現得比較有希望的人身上之誘惑。但是神要我們對待學習能力遲鈍的人要有耐性。

奉獻的職事

  當一個人已參與了這項事工或當一個人正在考慮時,需要立下一個完全奉獻的心志ーー把你自己奉獻給基督和他人。當耶穌的門徒們不能幫一個害癲癇病的男孩脫離鬼的壓制時,他們為他們的失敗尋求答案。耶穌給了他們答案:
  • 噯!這又不信又悖謬的世代啊,我在你們這裡要到幾時呢?我忍耐你們要到幾時呢?把他帶到我這裡來吧!」(馬太福音 17 章 17 節)
  耶穌說他們是「不信」。這個字字面上的意思是不忠或不堅定。他們被指控為沒有完全忠於基督。且他稱他們是一個「悖謬的世代」。「悖謬」這個字在這裡的意思 是迷失。門徒們對其它的事情,比他們在天國裡的身份還更有興趣。在馬可幅音裡類似記載的上下文裡,說到門徒當中正在爭論誰為大,難怪耶穌發現他們不忠和迷 失,難怪他們沒有能力。

  1.慈愛和有智慧

  一個人還必須對他人有真正的同情心,如此釋放職者將有許多機會來表現他的真愛。就有如他必須總是預備好多走一哩路和把另一邊臉轉過來的決心。在我們自己的 服事裡,時常發現需要邀請人住在我們家裡一段時間,為了讓他們能經歷到一個妥當的服事。這需要愛心,也需要有智慧。我曾遇到過在這樣的人。他身上的邪靈試 圖佔領我的家,掌管我的生命和拼命地用指控和責難的話來打擊我,企圖讓我屈服於邪靈所施予的壓力而不能表達對這個人的愛。這個人被釋放後,他會感謝你能分 辨出他本人和透過他說話或行動的邪靈之差別。

  2.無可指摘

  在釋放職事者準備好去幫助他人之前,他必須先脫離邪靈的阻擾。除非他自已願意接受釋放,否則他會發現一種內在的抵擋和掙扎,將會嚴重地妨礙他自己的效力。 在我試圖幫助內人時,我就學到了這個教訓。我們明白邪靈有義務要為我們之間某些緊張的狀況負責任。有一天,只有我們倆人單獨在家,我們決定在這些方面互相 幫助。當我呼叫邪靈釋放她時,她被摔在地上,然後邪靈透過她開始說話。有一個邪靈向我提出了一個直接的控訴。我知道邪靈所指控的屬實。我是這樣的自賣,以 致不能再繼續釋放她了。我需要承認我的罪,請求她饒恕,並在我能繼續為她釋放之前,讓她來為我趕鬼。我們用愛和饒恕來聯繫,並對來自仇敵任何進一步的干擾關上了門。

  3.分擔他人的重擔

  釋放職事者有很多機會聽到許多有關犯罪行為和態度的骯髒故事。他也有可能幫助那些在教會裡受人尊重的領導者,他們從未和別人分享過他們裡面的衝突和失敗。 這些時候就需他們用守密和用愛心服事ーー分擔他人的重擔,如此成全基督的律法。由於釋放職事者不容許自己記住基督已饒恕的罪或回顧已被釋放潔淨的醜惡,所 以他所聽到的將不會影響他和那個人的關係。

  釋放職事者必須像舊約的祭司一樣吃贖愆祭和贖罪的供物。根據民數記十八章八節和以下所記載的,只有亞倫和他的子孫可以吃這些供物的肉。「凡男丁都可以 吃。」其它的供物可以給祭司的家中的人吃,但是只有男祭司可以喫贖愆祭和贖罪祭的供物。因為他們有賣任吃這些供物。「男丁」代表力氣。它要一個強壯的人來 執行這項事工。在新約中,所有的信徒都是祭司。身為祭司,「吃」他人贖罪祭和贖愆祭的供物是我們的責任。向我們所作的靈裡的認罪和悔改要就此而止,不可以 與人分享ーー甚至不可以和家人分享!
  • 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柏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拉太書 6 章 1-2 節)
  耶穌清楚地提及有些邪靈比其它的鬼還厲害,因祂說:
  • 非用禱告和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趕牠出來。」(馬可福音 9 章 29 節)
  門徙試圖為一位年輕人趕出啞吧鬼而告失敗。事實上,耶穌把他們的失敗歸咎於缺乏屬靈的奉獻心志。耶穌推薦禱告和禁食作為他們屬靈光景的補救方法。今天教會 又再恢復了禁食的觀念。禁食不是向神求能力討價還價的一種方法,乃是一種釘死肉體,以致一個人可以把他完全的感情都放在上面的事情,而不是地上的事情。離 了禁食和禱告,一個人不能開發足夠的屬靈資源來面對與仇敵的每一次爭戰。

祝福與益處

  我們不應該認定釋放職事只是辛苦和奉獻犧牲。它也有許多的祝幅和好處,也有許多喜樂的光景。即便是釋放期間本身也是一個敬拜和讚美的機會。神的話語佔了一 個很重要的地位,因為它是能刺入仇敵的「聖靈的寶劍」。許多經文同時被用來教導、糾正、教訓和督促。然後還有用悟性禱告和在靈裡的禱告ーー懇求、代求、祝 謝和讚美的禱告,有高舉基督和祂的犧牲的詩歌,也有愛慕的詩歌。有為被擄的得釋放的歡喜、勝利的震撼透過漸高音的讚美來表達。當在這樣一個屬靈的氣氛裡主 持釋放時,破壞仇敵抵擋的能力就此產生了。耶穌一直被高舉居首位,而神的僕人被堅固和受到了訓誨。

  藉著這項服事,我曾遇到一些在神的家裡最美麗的人。能夠發現有多少基督徒在尋求把屬靈的生命完全地表達出來是令人非常振奮的。所有的瞞騙和偽裝都被撇開,而你在匆促之間認識了人們。我無法為因著釋放事工的接觸而得到的友誼定上任何的代價。

  當我看到眾人被帶進勝利裡是多麼大的喜樂啊!協談是我牧師職事裡最覺得受挫的一部份。我願意傾聽,給建議和施予鼓勵,但是大多時候都無濟於事。現在我們探索到問題的根源了,過去沒有答案的,現在有了。基督徒從敗壞和失敗的生活被救出來,被帶入堅固和多結果子的生命裡

  我時常談論到藉著這項事工使我得到的最大福氣之一是我對靈界的洞悉。我發現在光明與黑暗之間有一道明顯的界線,屬靈的知覺已甦醒,撤但的詭計能更快地被識破。在神面前的義路比以往更加平坦了。較易於被拖進與他人發生肉體的衝突,且較易於繼續參與在天上的爭戰。

 

豬在客廳裡
法蘭克哈蒙夫婦(Frank & Ida Mae Hammond)/著
出版序  前言
1. 豬在客廳裡
2. 屬靈的仇敵
3. 漂亮的一仗
4. 釋放的價值
5. 邪靈如何進入的
6. 七種需要釋放的情況
7. 釋放的七個步驟
8. 保持釋放的七個步驟
9. 填滿屋子
10. 邪靈的顯現方式
11. 個人和團體/私下和公開 的釋放
12. 自我的釋放
13. 代理釋放
14. 兒童釋放事工
15. 捆綁與釋放
16. 技巧與方法的執行和制定
17. 釋放隊
18. 釋放職事者的呼召
19. 給釋放職事者的實際建議
20. 鬼群
21. 精神分裂症
22. 爭論點與問題
23. 最後的決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