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退去吧

關於部落格
「小子們哪,你們是屬 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那在你們裏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翰壹書 4 章 4 節
  • 76025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4 豬在客廳裡 兒童釋放事工

豬在客廳裡
法蘭克哈蒙夫婦(Frank & Ida Mae Hammond)/著
14 兒童釋放事工

  由於事實証明邪靈能進入胎兒和小孩裡,因此顯然地應該為他們預備釋放的事工。我們可以像對大人般用同樣的方法從小孩身上命令鬼出來。像其它的釋放一樣,也是有邪靈顯現,藉著口和鼻離開。

  通常小孩子相當容易被釋放。由於邪靈在那裡還沒有太久,牠們還沒有深入肉體裡。但是由於艱難的環境使孩子暴露在撤但的攻擊下,因此也有例外的。邪靈的顯現方式可能相當戲劇化。

  一對年輕的基督徒夫婦帶他們三個月大的孩子來尋求釋放。這是他們的第一個小孩。他們在如何管教孩子這件事上意見不同,倆人為這件事大吵了一架。當他們在吵 架時,孩子開始尖叫,而且因為這個事端,顯然地孩子被折磨人的邪靈附著了。內人抱著孩子並開始奉耶穌的名,吩咐攪擾的邪靈離開。當第一個鬼出來時,嬰兒全 身僵硬並大哭起來。又有兩個鬼用同樣的方式出來了。孩子安靜了下來,放輕鬆了,很快地安然入睡。

  一位四歲的女孩坐在我的大腿上,在看聖經故事書的圖片時得到了釋放。聖靈指引我,當替圖片註釋時,會順利地穿插入邪靈的身份並吩咐牠們出來。當我向每一個 邪靈挑戰時,牠會帶著一陣咳嗽出來。這個家庭裡的另外兩個孩子,一個六歲,一個七歲,也用非正式的方式幫助了他們。這兩個較大的孩子讓父母十分難堪,因為 他們相當地叛逆頑強。但當他們得到釋放後,孩子們的行為有顯著的改變,別的父母也開始評論著他們看見這些孩子的進步。

  對於大多數五或六歲的孩子,在你開始這項事工前,都可以為你將要作的事,向他們作簡單的說明。否則他們可能被對邪靈所說的吩咐觸怒或嚇倒。通常小孩子都相 當地合作。由於小孩子可能覺得和父母在一起比較安全,所以在作釋放時,最好讓父母抱住孩子。釋放的職事者必須能分辨歸因於在孩子裡面的邪靈煽動所造成的反 應。邪靈可能使這孩子抗拒被人抱著,也可能大哭或尖叫,並表現出很害怕的跡象。邪靈可能嘗試用種種不同的策略,讓人以為是孩子受了傷或受到虐待,以致職事 者和父母會同情孩子,以致會使事工停止,邪靈就能繼續住在他們的城堡。

  在兒童釋放事工裡,特別要牢記的是:不是大聲的命令移動了鬼,乃是因為主耶穌基督的名和血的權柄。要用這樣冷靜和平凡的聲調發佈命令,使孩子沒有查覺所發生的事。

  嬰孩和小孩子一旦被釋放後,如何繼續保持脫離魔鬼的狀況呢?因為他們還沒有能力保護他們自己。那就不是孩子的責任,而是他的父母和監護人的責任。我相信你會發現聖經記載當耶穌幫助小孩子時,父母雙方皆在場。作孩子的屬靈監護人是父母的責任。

  下面的故事是內人告訴我的,它提到小孩子的釋放會牽涉到的諸多因素:

  我所經歷過最生動的小孩子得釋放是有關一位六歲女孩之釋放。我們暫且稱她為瑪麗。瑪麗的父親來見我們要求釋放。在進行面談時,他提到他的女兒很難帶。他和 妻子離婚,目前他獨力撫養這個女孩。他說她非常固執、任性和叛逆,實在是一個最難帶的女孩子。由於她的天性叛逆,使得他法忍受而大怒並嚴厲地責罰她,他也 因此相當地擔心。我們告訴他這個女孩像他一樣而且可能更需要被釋放,我們堅持請他把小孩帶來。

  幾天以後,瑪麗放學後就直接來找我們。我要指出當我和她漸漸熟稔並向她說明我想要為她禱告時,她喝了大約半瓶熱水瓶的橘子水。她過度地活潑,在教堂的長椅上跳上跳下,由於不安,當我們聊天時,她完全無法安靜地坐下來。

  我說:「瑪麗,你父親告訴我,妳知道有惡鬼的存在。」她的眼睛睜得大大地,開始非常嚴肅地告訴我,她每天晚上睡覺以前,必須確定所有的門都鎖好了;夜半起 來喝水或上廁所時,也都很害怕,必須要知道所有的門都是鎖好的。我說:「對了,瑪麗,那就是害怕。在妳的身體裡面有害怕的邪靈。牠們使妳害怕,我想要為妳 禱告使牠們離開妳的身體。牠們已經在妳裡面了。而當我禱告時,牠們會從妳的嘴巴出來,然後離開。」她用單純、孩子般的信心相信了我的話。

  我要求她當我禱告時,在我旁邊的長椅上坐下來。她這麼作了,但由於她相當地不安,以致我必須把她放在我的大腿上,使她能靠近我。她坐在我的大腿上,背對著 我。聖靈非常清楚地告訴我,要我用平靜的聲音……比談話的聲調更輕柔、穩重些。還有,要清楚明白此後出自瑪麗的口的每一個字會是邪靈說的,或是邪靈所指示 的。

  然後我開始對邪靈說話。我說:「現在,你們這些內住在瑪麗身體裡的邪靈,我要你們知道藉著她父親與耶穌的關係,瑪麗是被耶穌的血所遮蔽的。正像在摩西的日 子裡,作父親的把血灑在門檻上保護全家人一樣,瑪麗也是在血的遮蓋之下。邪靈,我還要你們知道瑪麗的父親已聽過並相信聖經上有關於邪靈的記載。他知道現在 他一直在爭戰的是你們,不是瑪麗。」

  我注意到瑪麗在低喃,並把頭傾斜過來看,她喃喃自語道:「我不喜歡你說的話。」我答道:「我知道你們不喜歡,邪靈,因為我在揭發你們。並且我知道你們。瑪 麗在出生以前就一直被你們折磨,當她還在她母親的子宮裡,你們一些鬼就進到她裡面了。但是神已經說了你們不能再住在她的身體裡了。」瑪麗裡面的鬼又開始低 喃了。這回牠們用非常嚴厲的話抗議道:「我……不……喜歡……你……說……的……話!」當我回答時,小心地使我的聲音保持得非常平靜,「邪靈,你的情況不 會更好,乃是更糟的,因為今天你將從她體內被趕出去。你將失去你的家了。」這時,邪靈尖叫起來,又頂嘴道:「我不喜歡你說的話;現在,閉嘴!」我答道: 「不,我不會閉嘴的,反而要繼續說,直到你離開她的身體為止。」

  我繼續對邪靈說話。「現在,我奉耶穌的名吩咐你們這些邪靈一個一個地開始顯現罷!」瑪麗立刻開始低喃道:「你不愛我!如果你愛我,你就不會抱住我。」我答 道:「對,排斥的邪靈,你使她和愛的關係無法發生聯結。你使她以為沒有人愛她。奉耶穌的名,排斥的邪靈,你將從她裡面出來!」邪靈開始一個一個地顯現出牠 們的本性。牠們來的這麼快,我只有時間叫一個邪靈的名字,而另一個已經浮在表面呼之欲出了。

  邪靈使瑪麗掙扎著離開我的大腿,雖然我仍能相當輕鬆地把她抱在懷裡。最後,我必須採取用腿來夾住她一隻腿,猶如用虎頭鉗般的方式抱住她,用我的身體來壓制 她。仇恨的邪靈把她的臉正對著我的臉,讓我們鼻子碰鼻子地,她尖叫道:「我恨你。」我仍然平靜地對邪靈說:「仇恨的邪靈,出來。」她開始尖叫道:「我要一 把刀!我要一把刀!」我詢問道:「你要刀作什麼呢?」邪靈咬緊著瑪麗的牙關說:「那樣我就可以把你殺死!」我吩咐道:「好罷!奉耶穌的名,你,兇殺的邪 靈,出來罷!」

  接下來,瑪麗站起來,用她的肩膀向後撞,把雙手放在臀部下,頂嘴道:「沒有人可以告訴我要怎麼作!」我說:「反抗的邪靈,你出來i」

  當下一個鬼說話時,在聲音上有很大的改變,牠說道:「我只作我想要作的事。」我說:「任性的邪靈,出來。」然後又有另外一個聲音變化了。「你決不可能使我 出來!」新聲音說道。「頑固的邪靈,你也必須出來。」我堅持道。然後瑪麗舉起她的雙手,好像爪子一樣要刺我的臉;她的眼睛突出,大聲尖叫起來。我說:「奉 耶穌的名,瘋狂的邪靈,從瑪麗身上出來。」她開始抓她的頭髮,猛烈地搖著頭。我說:「精神病和精神錯亂的邪靈,出來。」接下來,我呼叫精神分裂的邪靈, 「你們這些精神分裂的邪靈,我呼叫你們的手下。你們帶走在她裡面所建立的兩種相對的個性。你們其中之一立基在排斥和自憐上,另一個立基在叛逆和苦毒上。這 兩種個性都不是屬於真正的瑪麗的。我要釋放真正的瑪麗,讓她作耶穌基督要她作的瑪麗。」因著這句話,她猛烈地向我張牙舞爪,抓傷我的手臂,並撲向我,把我 的上衣咬了個洞。當她口裡啣著我的上衣的一部份時,她看起來非常驚訝的樣子,好像她預期我會打她的耳光一樣。我看得出來,在驚訝的是真正的瑪麗。我對邪靈 說:「不,邪靈,我不會因為瑪麗弄壞了我的上衣就傷害她,因為我能分別出你和她之間的不同。因為你們藉著她所作的事,已讓瑪麗在肉體上受責罰太久、太久 了。你們這些邪靈事實上是毫髮未損。今天可就不同了;你們這些邪靈要接受懲罰,而瑪麗要平安無事。」瑪麗看起來鬆了一口氣,然後其它的邪靈開始顯現了。

  最後,在經過大約廿或卅分鐘的釋放過程後,瑪麗開始一聲接著一聲地尖叫起來,求我放開她。她會說:「不要抱我的腿嘛!不要抱我的腿嘛!」聖靈讓我瞭解到她 的肉體受到了煽動,以致我應該鬆開她,讓她坐在我旁邊的長椅上。我指示道:「瑪麗,我將讓你坐在長椅上,好嗎?」她輕輕地啜泣著說:「我不喜歡你像那樣地 抱住我。」我說:「噢,我抱歉我必須把你抓得這麼緊,但是邪靈在使你反抗我。」我一直小心翼翼地把責任推到邪靈的身上。用她孩子的方式,她似乎很感謝牠們 終於遭受了責怪來替代她了。

  瑪麗坐在我旁邊一會兒,非常地平靜和放鬆。聖靈告訴我現在應該很快地吩咐剩下的鬼出來。我說道:「現在,奉耶穌的名,我吩咐所有留在瑪麗裡面的邪靈出來。 現在就出來……奉耶穌的名!」瑪麗的胃立刻不舒服起來了,在我還沒來得及拿紙巾時,她就吐出一個大球形的泥狀物。沾滿了她的手和我的手。她抬起頭來,最後 笑起來了,然後似乎全身都平靜了下來。

  你記得在開始說這個故事時,我說過在瑪麗來作釋放以前,她喝了一個熱水瓶的橘子水嗎?她吐出來的東西裡面找不到一點果汁的痕跡,這泥狀物不是來自她的胃部的。

  然後我們坐在那裡,談了大約十五分鐘。瑪麗靜靜地並放鬆地坐著,和她早些時表現的過度活潑的狀態成了反比。由於不熟悉邪靈的顯現方式,且不能像我有受過訓練的耳朵那樣分辨出魔鬼所發出不同的聲音,瑪麗的父親以為真正的瑪麗一直受到相當無禮的待遇。

  雖然自瑪麗得著釋放後,我並沒有親自見過她,但是我曾聽到幾個好的報告。大多數人都說:「她變得不一樣了。」「她就是和以前不一樣了。」「我可以抱住她,她對愛有回應了。」「你簡直不能相信,她竟是原來的那個女孩子。」

  當我寫到這裡時,我的眼睛濕潤了。她是唯一使我流淚的釋放者。這場爭戰是這麼地激昂,而後來的平安竟是這麼地美。我克制不了我的眼淚了。願一切的榮耀都歸給神!

 

豬在客廳裡
法蘭克哈蒙夫婦(Frank & Ida Mae Hammond)/著
出版序  前言
1. 豬在客廳裡
2. 屬靈的仇敵
3. 漂亮的一仗
4. 釋放的價值
5. 邪靈如何進入的
6. 七種需要釋放的情況
7. 釋放的七個步驟
8. 保持釋放的七個步驟
9. 填滿屋子
10. 邪靈的顯現方式
11. 個人和團體/私下和公開 的釋放
12. 自我的釋放
13. 代理釋放
14. 兒童釋放事工
15. 捆綁與釋放
16. 技巧與方法的執行和制定
17. 釋放隊
18. 釋放職事者的呼召
19. 給釋放職事者的實際建議
20. 鬼群
21. 精神分裂症
22. 爭論點與問題
23. 最後的決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