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撒但,退去吧
關於部落格
「小子們哪,你們是屬 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那在你們裏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翰壹書 4 章 4 節
  • 8205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14 撒旦美麗的一面 新發現

撒旦美麗的一面 洞悉通靈世界的詭秘
麥卓娜/著 黃莉莉/譯

14 新發現

  「這是我聽過最荒謬的事!」父親叫道。「妳在心靈控制中心以及佩奇那兒工作將近一年,妳百分之百相信這些神蹟奇事是出於上帝,甚至還想盡辦法讓我相信!現在妳卻因為在山上的某次經歷而想放棄這一切,我實在難以相信。卓娜,我對妳和金玫說過多少次,妳捫這種朝三暮四的個性一定要改掉。妳看妳,先是放棄鋼琴和吉他,後來是離開我們教會,接著便是放棄戲劇,現在又是這個工作。妳總不能一生就這麼換來換去,沒有一個固定的方向吧!」很顯然的,爸爸被我給激怒了。

  他有這種反應,頗令我不解。有幾次,從佩奇那裡出來後,他也感覺到有邪靈尾隨著我們回家ーー甚至有股力量驅迫我們將車子衝上懸崖撞毀而死。一次,我那隻小貓和我們在一起時,還曾被惡鬼所附。因此,我真不懂他為什麼還要我回佩奇那裡。

  我真希望能和歐斯及伯蒂談談這些事,只是她們現在身在幾千哩外的瑞典。我知道在這個小鎮上是沒有人能輔導我在這方面的困擾。回家後的這幾個星期,每件事都變得相當混亂。我知道自已不能回佩奇那兒。那天晚上在山上所遭遇的一切猶歷歷在目。雖然如此,如果現在立刻就放棄心理控制的訓練似乎太唐突了些。在拉伯利時,不曾談到有關這方面的事,或許只得找靈體來輔導了,但是,剛這樣想的時候,我就決定不再動這種念頭,只准自己再回到那裡去看些個案。於是,我回到中心去找那些人。

  而結果令我相當訝異。沒想到在進行實驗時,一切比往常來得更加順利。這較我不禁懷疑到我對於在拉伯利所遇見的種種是否做了錯誤的闡釋?上帝的確向我顯明祂獨生子真實的身分,現在我已全心接納這個事實。但是我一口咬定其他一切全出自撒旦,這種想法是否又太武斷了?如果這些出自撒旦,上帝自然不會讓我在進行這些個案時如此順利。現在,每當我進行個案時,總會事先祈求祂保護我,也爭取每個機會為耶穌做見證。我全然感受到祂同在的真實和能力,因為每當我呼喊祂的名字時,那些仍追著我的惡鬼立刻就逃散。我是常遭到可怕的攻擊,但我深知主與我同在,並保護著我。祂自然不會讓我再度受矇騙。雖然如此,在這之後的幾個月裡,原先在拉伯利所經歷到與上帝相交的那種喜樂、自由的感受卻已逐漸退去。

  我翻遍聖經,想從裡面找到答案ーー想知道我進行這些心理控制以及佩奇的醫治工作究竟是否源自於上帝,還是我再度被惡者美麗的外表所矇騙?

  一節又一節的經文從我眼前跳了出來:申命記十八章,利未記廿章,出埃及記廿二章,經文如下:

    「你到了耶和華你上帝所賜之地,那些國民所行可憎惡的事,你不可學著行。你們中間不可有人使兒女經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觀兆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用迷術的、交鬼的、行巫術的、過陰的。凡行這些事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因那些國民行這可憎惡的事,所以耶和華你的上帝將他們從你面前趕出。你要在耶和華你的上帝面前作完全人。因你所要趕出的那些國民,都聽信觀兆的,和占卜的,至於你,耶和華你的上帝從來不許你這樣行。」(申命記 18 章 9-14 節)

    「人偏向交鬼的,和行巫術的,隨他們行邪淫,我要向那人變臉,把他從民中剪除。」(利未記 20 章 6 章)

    「無論男女,是交鬼的,或行巫術的,總要治死他們,人必用石頭把他們打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利未記 20 章 27 節)

    「行邪術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出埃及記 22 章 18 節)

  這些話語歷歷在目,只是知道些經文刮讓我更感到困擾。我決定找個有辨別諸靈恩賜的人,為我解決這些難題。一個和我一起學瑜珈的朋友建議我去找她認得的一位天主教神父談談。這位神父引我去見一位培德售先生。於是我在一九七三年三月十五日前去找他。

  「妳問到有關佩奇這個問題,對我而言是一大難題。」培德雷說道,他那張原本愉快的臉開始縐在一塊兒,「我不知道究竟該怎麼回答,我並不知道那個人有辨別這些事的恩賜"不過,或許上帝會直接啟示妳問題的答案。告訴我,有沒有人曾經為妳按手禱告,讓上帝的靈在妳生命中彰顯?」

  「沒有,」我答道,「不過,如果你願意,請你為我按手禱告。只要讓我更親近上帝,什麼事我都願意做。」培德雷點點頭,站到我面前,兩手按在我頭上。他祈求上帝的護庇和憐憫臨到我。他更懇求聖靈釋放我,並充滿我;讓我的生命能結出聖靈的果子。

  「卓娜,將手舉向祂。或許祂將賜妳特別的恩賜ーー如果妳心裡出現什麼話語,別害怕,請勇敢的說出來。」當他禱告時,我感到一股暖流臨到我。我心裡真的充滿了一些我不曾聽過的話,奇怪卻好聽。我有些遲疑,也怪不好意思的說出幾句就停了下來。然後就無送再說些什麼了。

  幾天後,當我在親近主時,我感覺到裡面湧出一些喜樂讚美上帝的話語和詩歌。是我從來沒聽過的。在這之後,我才禱告了一會兒,心裡就起了一個意念,要我根據約翰壹書四章 1 節來辨別諸靈。於是,我進到自已的心靈實驗室裡,喚出我的輔導們。

  「你不是聖經中提到的那位耶穌,對吧?!」我對著站在我前頭陰暗處的「耶穌」影像挑釁的說道。對方不作聲,並閉上眼睛。媽媽西塔挨近他站著。「那麼現在我奉拿撒勒人耶穌的名命令你告訴我:你相信耶穌基督是上帝道成肉身來到這世界唯一的那位嗎?」這時,一道強光迸出ーー好像一個極具威力的炸彈爆炸後所發出的ーー將整個實驗室四周圍的牆全給拆毀。我一抬頭,兩個輔導已經消逝了。我再次讀到申命記和利未記上面的話語,這問題終於水落石出。上帝厭惡靈媒的工作。可見無論是心靈控制或佩奇的工作,都不出於上帝。

  過了一陣子,我決定用這個方法來試驗聖靈的恩賜。

  在黑爾曼附在佩奇身上時,我曾多次聽過佩奇說方言,可見說力言的能力不見得一定是從聖靈來的。過去我曾被矇騙,現在自然知道,我的「新語言」也有可能不出於上帝。我相信如果我說「方言」的能力真正來自於上帝,必定經得起這個試驗。我向主禱告道:我不想擁有任何不出於祂的異能,我求祂除去我已擁有的超覺異能,如果說新語言的能力也不是出自祂,求祂一併除掉。之後,我大聲說道:「奉耶穌的名,在我裡面使我說方言的靈,你告訴我,你是否服在拿撒勒人耶穌的主權下?」我心中很清楚的獲得肯定的答案。裡面頓時湧出難以言喻的喜樂。

  我把這一切說給培德雷先生聽,他點頭稱許道:「妳做得很好。任何出於上帝的恩賜都經得起這試驗的。現在,如果我向妳提出要求,妳顯否將那些靈異書籍帶到我這裡來?」我點了點頭。

  「很好!妳家裡一實不能再保留這類東西,這些東西會給惡者留餘地,我要看著這些書被火燒燬。」

  一九七三年六月是我信仰上另一個轉捩點。校園基督十字軍舉辦了為期六週的密集聖經訓練課程,儘管當時我對福音書的經文並不喜歡,卻還是申請參加了,這是我一生中最明智的決定之一。不只是因為這些課程為我舖下了很好的路,讓我開始有系統的研讀聖經,而且在這短短的幾個星期裡。我尋獲了心中所渴想的弟兄姊妹間之情誼。特別是有位華倫老師,以及他的妻子戴安妮,都十分真切誠摯的對待我。他們的教導、關心和愛護,也相當激勵我。

  另外,還有一個家庭也幫助我度過信仰初期那段艱難的日子;他們是史威蒂一家人,他們當時正帶領著拉丁美洲校園十字軍回到這裡來。他們的三個孩子是我特別鍾愛的,他們帶給我許多的歡笑和關愛。

  這六個星期來,有兩件事對我來說相當重要。第一件事是我對聖經不再斷章取義、拘泥於字句,卻視其為絕對具理的啟示。

  第二件事是遇到了馬丁博士。馬丁博士在那裡講說有關秘術的種種。他和他的三個孩子經常不顧安危的搭乘我那輛黑色的老爺車,由我充當「導遊」,帶著他們到處兜風。

  另外,馬丁博士建議我,將那一疊疊的日記、劄記以及記錄做一整理,將本書內容先錄在帶子上。由於錄製錄音帶的那段時間,我正好染患嚴重肝炎,因此,內容顯然不夠連貫,不過,馬丁博士卻從中摘取謄寫。這些謄抄的資料實在是再珍貴不過的了。

  馬丁博士也間接指引了我下一步的方向。一九七三年十月前後,他在奧克拉荷馬州演講時,遇到了金玫。她剛從歐洲回來,尚未確定前面該走什麼樣的路;馬丁博士建議她在「光能學校」落腳,這是個小型聖經學校,是由赫林賽(Hal Lindsey)以及一群來自達拉斯神學院的人創建的。該校在加州,靠近 U. C. L. A 校區,金玫接受建議而前去就讀,同時很快寫信給我,要我也提出申請,進入該校就讀。我直等到一年後才這麼做。主要是因為父親的房地產事業正面臨危機,我必須從旁扶持。直到事情有了轉機,我便著手提出進入該校的申請。一九七四年秋季班,我正式入學。

  在這裡,我的確學到很多東西。當我更深的研讀救贖歷史、原文批判及系統神學與預言時,我的信仰根基變得更加紮實。上帝也利用這段時間讓我學會另一層面的功課,以致那兩年裡,我在某些方面遭到煎熬試煉。我生性孤僻,行徑又有些古怪,不容易和別人建立相當的友誼。還有我對於小貓的關懷和偏愛,使得有些人認為我「心理不穩定」,同時學校裡還有一班人相信「貓有惡鬼附身」。

  幾年來,我對於貓的關愛和信賴的確超過人類。當然,養貓的人如果寄望所養的貓對他們忠實熱情,就可能會發現事實剛好相反。但對我而言,小貓咪們常讓我感到歡喜。我瞭解牠們,也愛慕牠們。牠們常會以摯熱的感情回應我。如果要我做個選擇,我寧願選擇貓咪,而不顧意選擇大部份我所認識的人做伴。

  總而言之,在我現在所出沒的基督徒圈子裡,我並不算是約會的好對象。與貝克交往之後這四年半以來,我的約會不會超過五、六次。我常感到孤單,不過,我總試著去適應它。

  「這全在主的手裡,」一天,有人提出這個問題時,我這麼答道,「我承認,我更希望現在有約會。不過,幾星期前我下了決心,如果上帝要我終生守獨身,我會甘心的順服。其實,我喜歡獨身生活。無論如何,上帝知道我在什麼狀況下服事祂最合適。」我真的這麼認為。這個宣稱過後正好兩個星期,也就是一九七六年四月十九日,星期一,我遇到了藍道夫。

  藍道夫之所以成為基督徒是因為他染患了癌症。他的肩膀前後勤了兩次手術,癌細胞已擴散到他的淋巴系統。他是個沒有希望的人了。

  這消息對他實在是一大打擊。因為在他十七歲那年,他母親就死於癌症。不過,這次他經過幾天的掙扎後,決定不讓自己就此喪志,他要好好享受餘生。因此,他帶著孩子們上加勒比海、夏威夷等地四處遨遊。他已有足夠勇氣面對即將來臨的死亡。

  沒想到過了一年,他的病情竟然好轉;有存活的希望了。這對他來說本該是個好消息,但是他卻產生了連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反應。他理當歡呼才對,畢竟他熱愛生命。除了一次破裂的婚姻外,他的生命中滿是令他興奮、值得他去冒險的事。他曾環遊過全世界,擁有許多項發明專利,經營自己擁有的潛水公司,同時,也曾以海洋工程師的身分,參與葛羅瑪探險者計劃。雖然如此,當他得知自已將再度面對這一切時,心裡卻產生一種莫名的沮喪。生命突然變得如此空虛。

  就在這種情況下,他決心認真的去面對信仰,尋求上帝。經過幾個月的分析,讀聖經及禱告,加上周遭環境所發生一連串奇妙的事ーー這只能說是上帝奇妙的帶領,在一九七五年八月,藍道夫終於接受了耶穌成為他個人的救主。

  八個月後,我和他在「光能學校」所舉辦一系列的演講會中相遇,這次主講人是赫林賽,他談的是傳道哲學。

  是學校裡的一位老師邀請藍道夫來聽演講的,那位老師也不明白為何要邀請他來,只是感覺到上帝在那一天為藍道夫預備了某樣東西。不管好歹他的確有個收穫ーー他認識了我,六個月零三天後,我們在美麗的燭光中步入禮堂。

  結婚後的三年半當中,我們住在二十四英呎長的車子裡,並給它取了個外號叫「方舟」。我們在興趣和心志上頗為相似,因此,這狹隘的空間對我們而言非但不是束縛,反而讓我們更平添愛意。我們分享著每一件事物ーー書、古怪的幽默感,對於古典音樂和貓咪的酷愛,我們的想法……當然,我們也有意見相左的時候,偶爾也難免會發生口角。

  我們同時也彼此學習對方感興趣的事。我學會了衝浪,而他也培養了上博物館的興趣。(他同時也學會如何煮飯、燙衣服、使用吸塵器、清掃屋子以及沖洗碗盤。)

  最主要的,我們還共同分享主的愛,經過幾個月之後,我們愈來愈清楚藍道夫的確蒙召做一個傳道人。於是,他向基督徒聯合神學院(也就是過去的光能學校)提出入學申請,結果他的申請通過,在一九七七年秋季班正式入學。

  那幾年裡,我們以讀書為重,知道那段時日,不但能給予藍道夫將來傳道所需的裝備,而且能強化我們與上帝以及彼此間的關係。第一年,我在他班上旁聽,那段時間,還為他打所有的報告。

  過了兩年,我們從方舟搬進一幢小公寓裡。此刻,當我坐在飄散著花香的花園裡,倘徉在溫暖的加州陽光下時,過去那些年的恐懼以及佩奇的事,似乎離我相當遙遠了。邪靈的攻擊一直維持了相當長的時間,甚至我在光能學校時,邪靈的攻擊仍然厲害,而如今由於藍道夫和我每天花時間一起禱告,這種情形已大為減少。上帝藉著祂所賜給我的這位伴侶,教我明白祂的恩典和慈愛有多麼深廣。

  後來,當我們加入西洛杉磯的葡萄園基督徒團契後,我們的敬拜與團契,又進深到另一個領域。

  但是成長是循序漸進的,有許多次,我竟然容許仇敵捶打,靈命停滯了好些時日,事後才明白過來,心靈更新是需要花時間的。

  至於佩奇,我不曾再見過她。她在一九七九年四月過世。



撒旦美麗的一面
洞悉通靈世界的詭秘
麥卓娜/著 黃莉莉/譯
前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