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退去吧

關於部落格
「小子們哪,你們是屬 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那在你們裏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翰壹書 4 章 4 節
  • 76025

    累積人氣

  • 2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7 撒旦美麗的一面 陰森的德蒙

撒旦美麗的一面 洞悉通靈世界的詭秘
麥卓娜/著 黃莉莉/譯

7 陰森的德蒙

  刺耳的電話鈴聲驚醒了我,我的頭猛然朝向電話的方向。室內幾支燃燒著的蠟燭光影映在牆壁上,呈現出怪異、重疊起伏的黑色影子。小煤油燈上頭正燒著乳香、沒藥,散發出清甜的芳香,這香氣薰得我飄飄然的。電話鈴聲再度作響。我迅急起床,跑向電話機旁,拿起聽筒。

  「卓娜,是妳嗎?」
  「是的。」
  「我是德蒙,想和妳談談。我現在就到妳那裡去,方便嗎?」
  「當然。」我雖然大感訝異,口氣仍舊是平淡。
  「十分鐘內我會到妳那裡。」

  掛上電話後,我回到化粧臺前,看著化粧台上那只古代的泥像。

  「你聽見了嗎?德蒙要來找我哩!我實在搞不懂他想做什麼。他只跟我談過幾次話,但是我曾感覺到他那雙烏黑的眼睛注視著我。我著實不明白他為什麼找我。」

  我凝視著這尊古哥倫比亞火神雕像的細小眼睛。他是盤腿坐著,醜陋的光頭向前微傾,他的雙手托著下巴,嘴角向上翹起,一臉笑嘻嘻的模樣。他看來年紀老邁,但充滿睿智。

  這尊老先知像是我十五歲那年,在一位賣古董的商人那裡購得的。有一天晚上,我迎著閃閃燭光坐著端詳他時,他給了我一種「語文」ーー一種不是用說的語文,外形上一半像中文,一半像阿拉伯文。在寫這種語文時,能夠表達靈魂中的每一種感情,以及每一股澎湃的情緒。

  然後有人輕敲著門,順著門把,他打開走了進來。瞬間,一個身材高挑、眼光尖銳的人就出現在門廊上。他嘴角掛著淺淺的笑意,身上披著那件他扮演伯爵時所披的黑長披肩,這齣戲最近才在劇院中上演。

  他佇足了好一會兒,才走近這光線微弱的房間。

  「來,你必須來見見某個人。」我帶著他走到化粧臺前。「老亞斯,他叫德蒙。」我移動那尊像,讓他和德蒙面對面。「他嘛!」我指著蠟燭旁邊,咧嘴的木雕惡魔說,「就是德國傳說中的魔鬼老亞斯。」然後低聲笑著:「他會替人趕鬼哦!」

  「卓娜,有邪鬼糾纏妳嗎?」

  我瞥見他正看著我,倒也沒說什麼。

  他盯著我看了好幾分鐘,才從口袋裡掏出某些東西ーー兩小塊用錫箔包著的東西ーー並將它們放在化粧臺上雕像的面前。

  「我帶這個來給妳。」我仰臉看他。

  「這是梅斯卡林(迷幻藥之一種)。」他說道,回答了我不曾說出口的疑問。「妳願意跟我一起嚐嚐看嗎?」在微弱燭光下,他那斜睨的銀神使他的臉看起來更怪異生疏。

  「好嗎?」他柔聲說道,「這很重要的。」我拿了個杯子,裝滿水,放在化粧臺上那兩塊東西旁邊。

  他小心的除去藥丸外的包裝紙,遞一個給我。這藥苦得叫我難以下嚥。我把杯子遞給德蒙,看著他將第二粒藥丸放在口裡,並吞下去。

  「把風衣披上,外頭挺涼的,我們出去走走。」我套上那件黑色的長外套,德蒙也披上他那件大風衣。

  在這清靜的夜裡,我們出到屋外,越過了校園。在短短幾分鐘內,我們眼中的世界似乎變成仙境,到處是細小的鑽石在閃亮發光著,放眼望去,盡是繽紛的色彩,周遭的景物美得難以言喻,我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隨時可能出竅,投入閃爍著的宇宙中,不再回來。我們到宿舍去找傑克和亞當,結果撲了個空,二人並不在寢室。

  我們又走回閃著微光的黑夜裡。我的靈魂終於脫離身軀,向上飛去。我從上頭看見自己還跟在德蒙身旁散步著,著實感到納悶,究竟什麼力量支撐著我的身體,使我還能在他旁邊跟著走動。

  我們在深夜裡漫遊了好幾個小時ーー或幾分鐘ーー這我無法確定,只是當我突然睜開眼睛時,發現我們來到墓地。德蒙走在我前面,這一刻他不再是那個披著黑色長風衣,扮演伯爵的出色演員了。

  我邊走邊打量四周的種種,只見身旁一塊塊石頭,都變成了枯槁的骷髏頭,眼睛成一細縫,嘴角露出讓人不舒服的神色。德蒙停在一處破損的墓碑旁邊,然後回過頭來看我,眼神嚴苛冷峻;那張慘白的臉上還掛著嚇人的笑容。之後,他彎曲身子,在墓地上躺了下來,雙臂在胸前交錯著。我站在他身邊的另一座墓地上,也跟著就地躺了下來,二人猶如兩俱死屍。

  我聽見了四周傳來的聲音,過去我在墳地也聽過這樣的聲音。只是這一回,這些聲音聽起來更清晰,也更貼近,四周盡是嗚咽悲鳴聲。就連我身子下頭也傳出了呻吟、啜泣聲。難道連死也無法獲得安寧?我一直認為那裡是安息之地哩!

  「喔!上帝啊!上帝ーー幫助我,我好孤單,也好害怕。」四周的聲音似乎逐漸遠離,好像有一陣颶風將它們全帶到海裡去。

  我張開眼睛,轉過頭。發現德蒙還躺在墳墓上,隨後,他總算睜開眼睛,坐了起來,然後慢慢站起身,一言不發地走離這片死亡之地。

  我們一路朝向宿舍走回去。這時已是黎明前一小時,我們兩人已從藥物的迷幻中醒了過來。「我們在這裡坐一會兒。」德蒙順著上二樓的階梯坐了下去,那件厚重的風衣從他肩上滑落了下來。我也在他身旁坐下,身心俱疲。兩人沈默了一會後,我問道:「德蒙,你這麼做究竟為什麼?」

  「很簡單,」他答道,「我想要瞭解妳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而這麼做是我認識妳最快的方法。」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說。

  「我談的是妳,卓娜。妳給自己築了一道牆,讓別人無法親近妳,在妳到這裡來的四個月裡,似乎沒有一個人真正瞭解妳。」

  「這我知道,也是我所希望的。」

  「這又是為什麼?現在到處流傳著有關妳的謠言,妳知道嗎?大家認為妳精神異常。工藝科有些人還相信妳是從另一個星球來的女巫,並擁有異能。」

  我笑笑。「這我知道,吉文告訴過我。」

  「至於什麼雕像讓妳懂得一種語文,還有那些小人什麼的,卓娜,妳究竟在玩些什麼把戲?」

  「把戲?」我輕聲問道,對他的話頗為吃驚。「這是把戲嗎?德蒙,有時候我也弄不懂。我知道有人視我為瘋子ーー或至少瀕臨發瘋邊緣。你知道嗎?有時我發現自己對他們的無知,容易受騙會感到好笑,心想藉此好好愚弄他們一番也好,但我很快的會制止這樣的念頭,並對自己會閃過這樣的意念感到害怕。」

  我的聲音顯得疲憊而遙遠。「也許他們說對了;我可能真是個瘋子。我覺得自己好像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似乎真的是來自另一個次元。在那個世界裡,我可以和我的族類在空中任意遨遊,也可以事奉我的上帝。不知你曾否感覺過,你並不真正屬於自己身體的一部份,而是不小心投入其中的?」德蒙盯著我看,一句話也沒說。「我就有這種感覺,」我繼續說道,「我覺得自己中了圈套才進到這個身體裡。德蒙,我們周遭有許多幽靈環繞著,我看得見牠們,也聽得到牠們發出的聲音。當牠們召喚我時,我感覺得出來ーー但有時,我實在怕牠們。牠們當中有時侯會出現厲鬼,打從我還是個小孩子時,這些幽靈就來找我了。德蒙,它們就存在那兒,有其他的人和我一樣看得見牠們,也聽得到牠們的聲音。至於雕像和那些小人……我不知道。或許我太寂寞,自己幻想牠們的存在吧!德蒙,有時候,我實在害怕。我真盼望內心能獲得平安。」

  有好一會,德蒙一言不發。他臉上的表情相當複雜,但他眼神中也流露出渴求慰藉,盼望獲得平安的神色。

  這我懂得。因為我也和他一樣。



撒旦美麗的一面
洞悉通靈世界的詭秘
麥卓娜/著 黃莉莉/譯
前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