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撒但,退去吧
關於部落格
「小子們哪,你們是屬 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那在你們裏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翰壹書 4 章 4 節
  • 7955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06 撒旦美麗的一面 寇教授和小人

撒旦美麗的一面 洞悉通靈世界的詭秘
麥卓娜/著 黃莉莉/譯

6 寇教授和小人

  我踏入了充滿神秘、寧靜氣氛的市立劇藝學院中,貼在舞臺上向下望去。這所學校的劇院和整個校園與我方才離別的大學劇院和校園,猶如天壤之別。我走下舞臺,手扶著架子,朝著木頭地板望下去。「我死了以後,要選這裡做為靈魂出沒的地方,」我輕聲對自己這麼說。我說這話並不帶任何傷感ーー只是在敘述一件事實。「你不會介意吧?」我這麼說是發現劇院裡有另外的幽靈存在,以此向他示好。而他似乎是在沈睡中被我驚醒。可喜的是,這幽靈所散發出來的是一種溫暖的感受ーー迥然不同。這時,我感動得掉下了眼淚,我終於找到家了。

  雖然如此,要適應這裡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男女合班對我而言,確實頗不習慣。而很顯然的,這裡的克教授認為我上戲劇系根本就是個值得同情的錯誤選擇。過去,從布萊博士那裡所培養出對演戲能力的自信心,被他這麼一說已完全消失殆盡。我所擁有的才華,尚不足以克服這種與日俱增的挫敗感。

  不過,這又有什麼關係?幾個月前,我就知道自己或許已無法終生從事演藝事業了。我很想轉換主修科目,但因為課程已定,無法隨意更動。面對這些我刻意選修過的課程,竟發現它們現在對我全不起作用。逐漸地,演戲成了我遮掩的幌子和藉口。從此我可以全心投入靈異世界裡,不會再有人對我起疑。畢竟,我是「學戲劇的」。講又曉得我在劇中扮演的是什麼稀奇古怪的角色。

  逐漸地,我發現自己喜歡和一小群人處在一起。這劇院使我們這少數幾個人產生一種特殊的關愛情懷ーー一種不可解的手足之情。

  有時,在排演完畢後,我們會一起到傑克和亞當的房間聚聚。不是喝喝酒,就是吃些零嘴,大家閒聊。在這之前,我甚至不知道酒是什麼樣個味道,但是在這個新環境中,喝酒似乎是眾所認可的。

  這是個有趣的團體。傑克主修表演。雖然他決心演好理查三世,但他卻天生一副仁慈、溫和的模樣。他有副好嗓子,歌唱得動聽,我很喜歡看他撥弄吉他時,臉上那副嚴肅的神情。

  他的室友亞當主修工藝。他那頭出色迷人的褐髮,是我不曾見遇的。

  還有一個叫吉文ーー個子萬大、藍眼,嘴角常帶著淡淡的笑,這讓我覺得挺有趣的。一天早上,在下課休息時間中,他跑來告訴我有人聚在一起向幽雅船問起有關我的事。「其實啊,」他說道,臉上綻露溫和的笑容。「……妳很少向他人提到關於自己的事,而且也都一副神秘的樣子,所以大家對妳很好奇。」從上次事件後,我就學會了要守口如瓶。

  「那幽雅船是不是告訴了他們一些什麼?」我甚感訝異的問道。我從來沒想過他們甚至知道什麼是幽雅船。

  吉文臉上一陣急熱,說話變得結結巴巴的。「嗯!他們說妳是從另一個星球來投胎轉世的女巫。……並且……嗯……妳有種異能,還說妳懂得一種怪異的文字,另外,妳還看得到一些靈異的東西。說真的,大家知道後都多少有點怕妳。」

  我沒答腔。他說的這一切實在荒唐,不過,幽雅船告訴他們的這一切,和我這許多年來對自己的感受,竟如此相似,的確讓人訝異。

  「這些……」他勉強再露出微笑,「全部是真的嗎?」

  「如果大家要這麼想,我又能說些什麼,」我答道。「不過,如果我是你,我會遠離幽雅船那種東西。那東西是相當危險的。」我想到自己的那隻船,現在正藏在箱子底層。我忍不住在和吉文一塊兒走出去時,斜睨了他一眼,心中對他也有了新的評估。很顯然的,他對形而上的知識所知有限,但至少他感到疑惑時,會直接來問我。或許,我找到一位貼心的朋友了。

  貝克也是我們當中的一員。他有對大大的褐眼、長髮、高額,讓我想起一次曾瞥見的莎士比亞肖像。貝克喜歡我,但我始終與他保持距離,這情形長達一年之久。「總有一天,妳會發現妳需要我,」他說道。「我可以等。」

  另外,還有一個名叫德蒙的,他有很長一段時間一直是劇院演出的演員中最具才華的一個。德蒙這個人陰沈、偏激、寡言,和我有些類同。「如果我是個男人,很可能就是德蒙這個樣子,」當我第一次看到他時,我這麼想道。他有個女朋友,一頭烏黑秀髮,樣子挺可愛的,這叫我頗為沮喪。我知道自己是沒有機會更進一步認識他了。

  雖然我相當喜歡和我們這個小群體聚在一起,卻從來不覺得和這些人在一塊兒,可獲得真正的安適。於是,我的目標轉向劇院中的幽靈,視牠為真正的友伴。雖然我不曾見過牠的模樣,卻感覺得出牠的存在。我稱牠為「寇教授」。

  之後,一天深夜,我感到有東西在呼喚我。有個黑影站在我床邊呢喃低語,喚醒了我,要我到劇院裡去。我遂悄悄起身,輕聲地穿上衣服,深怕吵醒我的室友寶拉。之後,穿過植物園區,越過寧靜的校園,來到劇院中。在我來此不久之後,我就弄到了劇院的鑰匙。隨後我溜進漆黑的大廳裡,關上大門,然後跑上臺階,打開廳裡的燈。頓時柔和的燈光遍撒整個劇院。我在舞臺的石階上坐下來等著,雖然知道自己是被召喚,卻仍急著想知道將發生的事情。過了幾分鐘,我聽到前門的吊板開始撞擊著門。突然間,聲音停了下來。四面一片寂靜。

  之後,有個模糊的男人影像出現在門口,他有一頭濃密黑髮,身著黑色條紋長褲,白色襯衫,配上一條怪異的小領帶。他停佇奸一會兒,凝視著我ーー然後,向我靠了過來。到了走廊的一半處,又停下來,並坐到椅子上,再次看著我。我什麼也沒說。其實也沒有必要開口說話。我感覺得出他知道我在想些什麼,也體會得出我那種期待中帶有恐懼的感受。劇院中開始洋溢著悅耳的音樂ーー激昂、悠美,歌曲中蘊含無限憧憬與孤寂。這曲子類似希伯來的小調,抑揚頓挫的歌聲猶如向我傾吐死亡的寧靜。我發現自己的嘴也跟著哼唱起來。當整首曲子告一段落時,我站了起來。張開眼睛。再度向寇教授望去。他對我笑了笑,但很快就從我眼前消失了。他給我這首歌曲做為初次見面的禮物。現在,我該離開了。

  幾天以後,那些「小人」又出現了。他們只有一呎半到兩呎的高度,身著綠色以及咖啡色的衣服,和寇教授一樣是透明的。他們那一張張醜陋的小臉看來紅潤圓胖,當他們從劇院工作場的木堆後頭窺視我時,眼睛還眨呀眨的。他們當中常會有四、五個小人陪我走過宿舍後面滿是苔蘚的墓園。他們從來不曾說話ーー只是嬉耍、逗笑。有時,我還真懷疑是否真見到他們ーー他們是否真的存在。



撒旦美麗的一面
洞悉通靈世界的詭秘
麥卓娜/著 黃莉莉/譯
前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