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撒但,退去吧
關於部落格
「小子們哪,你們是屬 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那在你們裏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翰壹書 4 章 4 節
  • 8205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04 撒旦美麗的一面 轉捩點

撒旦美麗的一面 洞悉通靈世界的詭秘
麥卓娜/著 黃莉莉/譯

4 轉捩點

  一九六三年的夏天,派克主教到瓦卡市來留守一個月,這年我正好十四歲。碰到這種事,教會通常是派一名監督來接待他,但這次剛好監督病了,於是,這份任務就落在我父親ーー一名執事主席ーー的身上。

  那個月裡,我們一家人與主教家屬很快的就打成一片,大家處得非常融洽。我還記得那許多個晚上,主教和爸爸常討論起他正在寫的那本書的主要內容,爸爸提出了許多看法,這些建議即使不全然切題,卻也頗具見地。

  主教帶了三個孩子住進我們家。柯妮,大約比我大上一歲,身材纖細,長得挺吸引人的,相當受到男孩子的歡迎,她此時正逢學校放暑假。主教的另外兩個兒子,都是標準的「傳道人小孩」類型。克里年十三,似乎並不太喜歡我,有一回,還扭著我的指頭,直到我痛得哭了起來才住手。而在主教這兩個兒子當中,要屬吉蒙較讓我感到困惑。他當時才十七歲,就一付深沉抑鬱的神態,聽說他在喝醉酒後,還會動粗傷人,我實在很難想像,這種公開的反叛,以及在大眾面前戲劇性的發作,究竟是個什麼樣子,我很怕他,卻又覺得與他之間有種異常的相近感。我感覺得出,他和我一樣,內心有股渴求幫助,卻又求助無門的痛苦。在這以後的幾年裡,我常想到他。

  一九六六年二月,正值青春年華的吉蒙死了。他是在紐約一家旅館裡注射藥物自殺的。他的死,以及這件事以後,常在報章雜誌廣泛刊登的一些通靈事跡,成為我一生的轉捩點。當我聽說主教為了與他死去的兒子見面竟然參加通靈大會時,著實大吃了一驚。可見並不只有我一個人經歷過這類怪異的現象!或許我可以從主教的研究著述中找出問題的癥結,以幫助我瞭解並處置環繞在我周圍的那些幽靈。

  於是,我開始認真的閱讀所能找得到的有關秘術的書籍或文章。當我睡覺時,會在不同的地方,做各種不同型態的怪夢,同時還會聽到心裡有聲音告訴我說,這些夢皆來自不同輪迴的記憶片段。

  我的腦海裡想的盡是死亡以及死後所將帶來的平靜。有許多次,我覺得自己的身體猶如一禁錮,似乎我的靈魂錯進了這個身體中。雖然我不敢輕易自殺,但卻極渴望從這當中獲得解脫。我鑽研得愈深,就愈感受得到周遭的幽靈,而這些幽靈幾乎是無時無刻不伴隨著我;但他們也並不全然是邪靈。有時,我會看到床邊有些黑影,聽見牠們輕聲在呼喚我,告訴我某些人正在想些什麼,而這些人卻常說出違心之論。

  我對大多數人所產生的厭惡感,逐漸演變成極端的蔑視。雖然如此,我的外表還是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藉此掩飾對他人的輕視,以致有一次,有位西班牙老牧師稱我為「神秘者」。在所有的人當中,我只信任一個人ーー一位墨西哥的小修女,名字叫貝雅,她對待我就像對待一隻受驚嚇的小貓。她的關懷和相伴,使我總算鞋過高中最後兩年黯淡頹喪的日子。

  在這段時間裡,學校功課成了必須應付的苦差事。我吃力的研讀課業,對於老師所教的任何東西,根本就缺乏興趣。不過,我還是應付著,因為這是學校的要求。

  之後,在我高三那年有一天,班上同學談起了巫術的種種。這可是真的?多半女孩子都存著懷疑的看法。「這不過是迷信罷了,」一個女孩這麼下了評斷。「那根本就是愚蠢的說法,」另一個說道。

  「妳們怎麼可以這麼武斷?」我最後說道,對於她們將這樣的見解視為無知的淺見,讓我感到分外不服。「我們周遭還有另外一個次元,其中充滿了不同樣式的幽靈ーー比我們所想像的還接近我們。難道你們不相信有人見到過這些幽靈,而且說不定還探知了這些幽靈的祕密呢!也許我們當中就有人有過這種經歷。」我語氣柔和的補充道。大家靜了下來,氣氛讓人不舒服,一會兒,修女來了,清了清喉嚨,這才結束我們這段下課的時間。

  「等一等,卓娜!」下課後,我先走出教室,泰莉在後頭喊我。「我想問妳ーー妳剛才所提及的這些能力ーー能否幫助我再重新擁有某些東西?這真的很靈驗嗎?」

  「妳指的是什麼?」我問道。

  「我知道妳會認為這很可笑,」她不安的笑著說。「不過……上個星期我和我男朋友吹了,我很捨不得,妳能否幫助我使他回心轉音意?」

  巧得狠,前一天我才剛讀過一本書提到有個英國女孩ーー是個女巫,遭遇到同樣的問題。於是她獨自一人在濃密的森林中做法。她用的是自造的兩個泥娃娃,一個魔術圈子,一根短木樁,以及一顆沒煮過的新鮮羊心。她用這些東西完成了作法的儀式,她的男友終於在一星期內回到她的身邊。坦白說,我覺得這事偏激了點;我向來懼怕巫術,在我看來,這根本就是撒旦的伎倆。每當我看到這類的資料時,只會淺讀,從來不深入涉獵。此外,有些作法儀式對我而言,的確荒唐、誇張了些。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泰莉為了她的男友,真想一試,我又何必阻攔她。我很詳盡地描繪了整個作法的過程,當她聽到需要一顆羊心時,不禁倒吸了一口氣,我看在眼裡,心裡暗覺好笑,不過,她竟說她願意照著做。

  那個週末,我接到泰莉打來的電話。一切都已就緒。只剩下一個小問題ーー就是有關羊心的事。她問道,真的一定要找顆羊心嗎?或者……如果真有必要,可否請我代勞?

  「當然不行,妳一定要自己去找,這是作法儀式中的一部份。」我這樣說的時候心裡十分明白:我和她一樣不願意去做這事。我很訝異,她竟然真打算從頭到尾按著做。

  一連好幾天,泰莉不斷遊說我幫她忙。一開始我還覺得這事挺有趣的,現在可是厭煩透了。終於,在一個早上,當她又來拜託我時,我打斷她的話,不客氣的告訴她:「泰莉,妳已經攪擾我這麼久了。妳頂好離遠一點,別來惹我!」

  「妳這是什麼意思?」她猛地向後倒退,氣吁道。「沒什麼,」我態度乖張的說道,心中不懂當初為何要告訴她這許多。「就是叫妳離我遠一點。」

  次日,泰莉很晚才來上學。她的雙手盡是紫黑漬塊。前臂以下的皮膚因大力擦洗,而變得粗糙難看。這原因很簡單:昨晚她曾為朋友染髮,而在染髮時,所戴的手套破了。但她臉上的表情卻很清楚的告訴我:她認定這乃是因為我向她施了咒語而造成的。無論如何,從那天起,我就沒再聽到她提起羊心的事。

  不久,有一次在走廊上,她的幾名好友突然向我圍靠過來,其中一人並舉起十字架照我的臉,想看看我究竟是不是個女巫,同時,會不會因此仆倒在地。

  說來可笑,每當我感到痛苦寂寞,灰心絕望之際,所緊握的也就是這個十架。

  至於泰莉,從此絕口不再提這回事,不過,在一個月後,當我染上流行性肝炎時,她在給我的卡片中夾了張紙條,上面戲言她曾經向我施咒,以此做為報復。



撒旦美麗的一面
洞悉通靈世界的詭秘
麥卓娜/著 黃莉莉/譯
前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