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撒但,退去吧
關於部落格
「小子們哪,你們是屬 神的,並且勝了他們;因為那在你們裏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翰壹書 4 章 4 節
  • 82056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01 撒旦美麗的一面 第一次接觸

撒旦美麗的一面 洞悉通靈世界的詭秘
麥卓娜/著 黃莉莉/譯

1 第一次接觸

  當我們在漆暗的墨西哥市裡摸索時,一股叫人透不過氣來的緊張氣氛籠罩著每個人。我想我們是迷路了。我企圖借取兩旁穿梭的車輛燈光來看出錶上所指的時刻,只是光線太暗了,無法看得清楚,只能看出大概是八點左右。我們是太遲了,已經錯過了安排在今晚的任何一項手術。

  湯姆再度停下車子,分析著該往那個方向走,這真叫我心裡有氣。對他和他的秘書諾拉而言,似乎能否準時上佩奇那兒,並不是件重要的事。過去,他倆都曾在佩奇那兒看過她所做的手術。其實湯姆本身就動過一次手術,他說當時他們用一把生銹的打獵用刀,插進他的膝蓋骨,醫治過去他踢足球所留下來的舊傷處,既沒使用麻醉劑,也沒用那些不純的防腐藥劑,結果,他的舊傷竟完全痊癒了。

  其實我是可以自己下次專程抽空再來看這種靈媒醫病的。但是我妹妹金政明夭就要離開墨西哥了。錯過今天,我就不容易讓她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也罷,反正我幫不上什麼忙,」我忖度著,「這全看上帝怎麼安排了。」我作了個深呼吸,強迫自己要鎮靜。

  「到了,就走這裡!」湯姆叫道,一面將車子停在一舊市場前的空地。當我一路出車門,就聞到從污水溝傳來的一股刺鼻腐臭味。雖然我從小就生長在墨西哥,但對這種氣味還是無法忍受。

  我們穿過一條漆黑的街道,來到一扇陰冷的白色鐵門前。這一晚原本夜空清朗寧靜,誰知我們才一站到那裡,就驟然發現天空中盡是一群群肉眼著不到的幽靈在周遭舞旋若,還夾雜風聲般的泣號聲。我心跳得很厲害,而且開始冒冷汗,但其他人似乎沒注意到四周的這些幽靈。我只好保持緘默,什麼也沒多說。

  湯姆才剛敲門,鐵門就開了。我們進了門,來到一處不算寬敞的院子,院子裡擠滿了人。這些人有的看來是名流士紳,有的衣衫破舊,一副貧苦人家的模樣,這些人全是來求醫治的,他們的病多已嚴重到一般藥物無法治療的地步。

  群眾正呢喃低語之際,突然傳來一陣怒斥聲。原來是個灰髮,留著鬢鬚,看來體面的男子衝著我們大吼,他穿著寬鬆的黑長褲,上頭配了件白襯衫,袖子捲到手肘部位。從他的神態看來,顯然是這裡的權威人物。當他向湯姆揮晃拳頭時,我退縮到門邊的角落處,牙齒忍不住打顫。

  「你總算來了!」他大叫道。「過來,我要跟你說話。你們『心理控制中心』處來了個人,還帶了架攝影機,他要求我們准許他拍攝佩奇醫病的過程。他說是你要他來的,我告訴他,我們這裡不是馬戲團,不是讓人來看戲的,但無論我們怎麼說他就是不走。他還拿根針去戳佩寄,看看她是不是正在通靈,我要他出去,他還想打我。」他忿忿地說著,聲音因氣憤而顫抖。

  「卡醫生,你別激動!」湯姆叫道。「你說的這件事我一點也不知情,我根本沒叫他來。」

  「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叫他來的ーー不過,我可要警告你:如果你約束不了你的手下,而讓他們破壞了這裡的工作,那麼,我們就不再歡迎你們裡面的任何人來到這裡!」卡羅醫生說完後,轉頭就走,很快的便消失在群眾中。湯姆只有搖頭聳肩,莫可奈何。幾分鐘後,他朝著醫生適才離去的方向走去。

  「那個人是誰?」我問走到我身旁來的諾拉。

  「那是卡羅醫生。他是有名的外科大夫。過去幾個月來,他成為佩奇的得力助手,相當護著佩奇。走吧!我帶妳去找她。」

  我們穿過人群,走過一處堆滿髒碗碟的水槽,然後又經過一間看來相當老舊的洗澡間,外頭只用一層很薄的塑膠簾子隔開。就在我們要穿過走廊的那一剎那,我聽到頭頂門楣上傳來一陣飄飄聲響。我仰頭一看,只見一對犀利的眼睛正盯著我看。

  「喔!別怕她,」諾拉用很輕的聲音說道。「那是小蘇,是佩寄養的寵鷹。」

  「嗯!好可愛!」我對著小蘇喃喃地說著,一付迎合的姿態。

  我們走進一間陰暗的候客室,室內除了古舊的金屬桌子,以及鷹爪刮抓木頭的聲響外,空無一物。手術間的門口也是用塑膠遮簾掩著。諾拉替我將簾子拉到一邊去。

  傾刻間,房裡的味道薰得我幾乎窒息,這是枯萎的玫瑰腐臭味夾雜著酒精的味道。剛才我在跨進這幢房子門檻時所感受到的電擊,現在更強了,好像這個房間是電源所在。一路進來,我就不停的背誦著主禱文,此刻,腦海中想的盡是這篇禱告詞。我站在房門口,無法向前移動,只能環顧這周遭的一切。

  小房間裡只有一支安裝在天花板上的燈泡。房間裡面包括卡羅醫生在內,大概有八或十個人,全湊在一堆,細聲低語著。

  在我右側的水泥牆前面,放了個藥櫃子。櫃子過去,就是一扇開向院子的門,這門搖搖晃晃,隨時會掉下來的樣子。我的左側放了張小木桌子,上面盡是些棉花團和酒精瓶子。然而,最讓人注意的乃是一座大型的祭壇,這是在房間左邊的角落處。上面擺滿了許許多多的花瓶,瓶子裡裝的盡是枯腐的玫瑰花。

  祭壇邊擺了一幅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照片,以及一巨型的木頭十字架,旁邊環繞著許多白色蠟燭。十字架旁邊,也就是祭壇中央,是亞滋提克王子庫渥提摩克的銅像,他曾因反抗西班牙征服者的殘暴統治而被他們所殺。在銅像下方,擺了一把外科手術用的剪刀,以及一把生銹的獵刀。

  我的視線轉向房間的右方。只見一個老婦人坐在病床上,雙腿用一條破舊的毯子裹著。她邊抽著雪茄,邊和坐在她前面的湯姆說話。我注意到她常揮動那雙粗短的手做各樣的手勢,以強調她所說的話。她也常會摸摸那頭灰黑的短髮,然後,又會擦揉她的臉。

  我靠近前去,想著個仔細。誰知看到的竟是一雙枯乾又滿佈血絲的手,這是找不曾料到的。

  諾拉和金玟上前去和那個老婦人打個照面。「卓娜呢?」湯姆朝四周瞧了瞧並問道。「過來,」他面帶笑容的催著我。「佩奇,她就是卓娜,我最得意的門生之一。」

  我靠近前去,她先伸出手,我也伸手迎了上去,就在這時,我瞥見了她那雙顯得疲累,卻又相當嚴峻的眼神。在她犀利的目光下,我頓覺沒有任何事物能瞞得過她。她眼神的尖銳犀利,並不亞於她養的那隻鷹。之後,她的眼光轉回到湯姆身上,我則退到房間的中央。

  我再次轉頭看了祭壇一眼。此刻,搖晃著的微弱燭光,好像是從這位勇士的鋼像以及一旁的十字架中散發出來的。「主啊!」我輕聲道,「謝謝祢帶我到這裡來。在經歷過這許多年恐懼的摧殘後,祢總算帶我進入這光明的殿堂。主啊!我願意在這裡服事祢。」

  我的禱告被一年輕人的聲音給打斷。「告訴我,妳的感覺如何?」他問道。我費了很大的勁,才將目光轉離祭壇。

  「我不太肯定,」我輕聲回答。「只覺得我現在正站在上帝面前。」

  年輕人點了點頭,「你還得觸摸庫渥提摩克的銅像!」他大聲說道。「過去,用妳的手指觸摸銅像三次!」在他說「過去」時,聲音中含有一股催迫的力量。

  「我們在天上的父……」我伸出了手,用手指輕觸這位古亞滋提克戰士的銅像,這名戰士現在已經成為佩奇的指引神明,我所聽說過的那些奇蹟,全都是他所行的。在我第三次觸摸銅像時,一股輕微的震顫傳入我的手指內。我倒吸了一口氣,同時感到一種不尋常的輕鬆和被隔離感;甚至連我腦海中一再出現的主禱文,這時也逐漸消逝。我被一股類似厚天鵝絨般的平安包裹著,就好像外袍罩在神父肩上同樣的穩妥厚實。

  那名男子牽著我走到老婦人的床前。「佩奇,妳必須和這個女孩子談談!」然後我看到那張疲憊的臉抬了起來,並以令人害怕的眼神凝視著我。好一會兒,沒說一句話。之後,她伸出佈滿血絲的手將我拉向前去。

  「妳的感覺非常、非常敏銳,對吧?」她柔和的說道。「妳是靈媒嗎?」

  她這些話叫我大吃一驚,不知如何作答。

  「是嗎?」她堅持著,「妳是不是個靈媒?」

  「這……我……我也不確定,」我答道,「也許有時候是吧!」

  「這樣吧,小女孩,等你在『心理控制中心』和湯姆學完課程後就回到這裡來。」

  之後,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事我們將會知道的。等著瞧吧!」



撒旦美麗的一面
洞悉通靈世界的詭秘
麥卓娜/著 黃莉莉/譯
前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